当前位置: 主页 > www.436766.net >

“起底”《炎黄春秋

时间:2019-10-07 09:2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炎黄春秋》创办于1991年,起初十年是一份中间偏左的杂志,发表的文章整体上还是坚持马列主义,坚持1981年中共中央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而抹黑烈士、否定中共历史、搞历史虚无主义的文章即便存在,也是凤毛麟角。

  但从2002年开始,《炎黄春秋》发生了质变,开始试图推动中国政治体制改革,推动的方向是:废除人民民主专政、落实宪政,批判思想,鼓吹中国要照搬欧美政治制度来实行政治改革。作为立场质变的直接反映,2002年该杂志就连续发表了一批抹黑、突破历史决议底线、搞历史虚无主义的文章。此后,《炎黄春秋》上刊登的呼吁宪政改革、美化西方制度、丑化历史、攻击抹黑的文章越来越多。

  2002年之后的《炎黄春秋》虽然名义上仍是一份以研究历史为主的综合性杂志,打着“秉笔直书”的幌子,但实际上变成了兜售历史虚无主义的大本营,其反对四项基本原则的政治倾向日益明显,其主要特点是:

  (一)每期主要内容在于集中描述中国的错误历史,特别是新中国成立后的错误历史,给人的总体印象是什么好事都没有做。

  《炎黄春秋》的不少文章对改革开放前30年的历史采取了简单否定的态度。他们认为:“中国进步靠什么?中国为什么倒退,走了弯路?二战后中国走的歪路跟苏联关系很大,公有制、计划经济、斯大林式专制统治、党内党外的斗争,把我们害苦了。”改革开放前30年的历史是中国领导中国人民艰辛探索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历史,把这段历史情绪化地称为“歪路”,这是一个严肃的学者应有的态度吗?这不是历史虚无主义又是什么?

  该刊有些文章否定中共从时期一直到今天党的主要领导人都高度肯定的“枫桥经验”,认为:“‘枫桥经验’是极左年代产生的一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极左文件,以‘群众专政’代替司法机关,几百万被群众专政的四类分子的合法权益被剥夺殆尽,其悲惨遭遇令人惨不忍睹,家属子女受到的歧视难以尽述。”这种说法是历史的本来面目吗?显然夸大了“枫桥经验”推广中存在的问题,以偏概全,歪曲了真实的历史。

  中国的失误并不是不能说,但一定要进行系统、具体、历史的分析。当事后诸葛亮是容易的,苛求前人也是容易的。历史地看,中国与其领导人所犯的错误,主要是由于经验不足和历史的局限所造成的,而不是党的领导地位和社会主义制度本身造成的。中国所经历的曲折和犯过的错误,并不是党的本质和主流。总的来说,中国的历史还是光辉的历史。作为一个对人民负责的无产阶级政党,中国从来都能正视自己的错误,并且注意从自己所犯的错误中学习并汲取教训。

  该刊很多文章把中国的错误当作中国历史的全部,把中国的历史说成错误的堆积,让人看后对中国丧失信心乃至产生恶感。这种混淆主次、颠倒历史的做法,不是历史虚无主义又是什么?

  (二)集中暴露的错误,偶尔涉及。不仅写新中国成立后的错误,而且放大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错误,并放大改革开放以来党的部分失误。

  该杂志最近几年,几乎每期都有抹黑的文章,个别文章已经开始批判,特别是批判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主张和决策。为了集中攻击,经常刊发新中国成立后犯“左”的错误时的一些亲历者的回忆录。这些文章虽然有一定真实性,但都采取简单的讨伐的态度,并不能让人信服。一些人不能正确对待自己过去所受的不公平待遇,特别是反“右”和“”中的遭遇,因为对中国不满进而否定中国和社会主义的历史。

  这些年来,该刊把大量笔墨聚焦在一生的错误上,不仅连篇累牍、反反复复地诉说新中国成立后的错误,而且肆意放大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错误,把妖魔化。在一些学者看来,一生,特别是新中国成立后没有做一件好事,因此,他们要彻底否定。有的文章否定提出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理论,认为“1949年以后的新民主主义不是民主主义,而是专制主义。1949年以后,新民主主义的逻辑只能是无产阶级专政。我们的改革目标是市场经济、宪政民主”。

  在其刊发的文章中,有的否定新中国成立后和我们党提出的知识分子政策,认为“从精神上消灭知识分子,这就是所谓‘团结,教育,改造’的知识分子政策的真谛。它与对工商业和工商业者‘利用,限制,改造’的政策精神,并无二致。知识分子在几十年间历经的磨难,正是这一基本政策派生的,并非所谓‘经是好经,让歪嘴和尚给念歪了’。来自各级干部对知识分子的歧视、打击、迫害,其源盖出于此”。

  该刊曾发表大量文章否定领导的社会主义改造,认为“夺取政权以后,同志放弃了他正确的新民主主义论。他马上幻想在中国搞个‘乌托邦’,急急忙忙地要进入社会主义,比斯大林模式还要斯大林模式,所以发生了一系列‘左’的错误”。甚至公然造谣说,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由于的失误,全国饿死了几千万人,说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因为一个领导人犯错误而饿死这么多人。“的新民主主义只能和的社会主义相通,历史已经证明,他搞的社会主义给中国造成了灾难”。

  该刊还有不少文章否定的个人品质,认为“邓拓自杀现象浅层的因素很多,其中一个是同志性格上的、个性上的、人品上的若干问题”。有的文章假借为在中国历史上犯过错误的领导人,如陈独秀、瞿秋白、李立三、王明等“平反”来批判,说是制造了这些领导人的“冤案”,要还原历史的真相,揭露的真实面目,把描绘成一个心理阴暗的权力斗争者。

  虽然一生犯了一些错误,特别是晚年犯了严重错误,但这与他对中国人民的贡献相比,功绩永远是第一位的,错误是第二位的。而且他的失误,是在探索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道路过程中的错误,是一个伟大的革命家、马克思主义者犯的错误。从其犯错误的动机来看,目的也是为了中国人民的幸福。而且他的错误,更多的属于历史的局限。历史唯物主义认为,任何杰出人物都是时代的产物,不可能超越历史和时代的限制。因此,我们在评价历史人物时,必须把他们放在当时的历史条件和时代背景下来评论他们的功过是非。

  在中国这样的社会历史条件下建设社会主义,没有先例,犹如攀登一座人迹未至的高山,一切攀登者都要披荆斩棘、开辟道路。诚如习总书记指出的:“同志晚年的错误有其主观因素和个人责任,还在于复杂的国内国际的社会历史原因,应该全面、历史、辩证地看待和分析。对历史人物的评价,应该放在其所处时代和社会的历史条件下去分析,不能离开对历史条件、历史过程的全面认识和对历史规律的科学把握,不能忽略历史必然性和历史偶然性的关系。不能把历史顺境中的成功简单归功于个人,也不能把历史逆境中的挫折简单归咎于个人。不能用今天的时代条件、发展水平、认识水平去衡量和要求前人,不能苛求前人干出只有后人才能干出的业绩来。革命领袖是人不是神。尽管他们拥有很高的理论水平、丰富的斗争经验、卓越的领导才能,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认识和行动可以不受时代条件限制。不能因为他们伟大就把他们像神那样顶礼膜拜,不容许提出并纠正他们的失误和错误;也不能因为他们有失误和错误就全盘否定,抹杀他们的历史功绩,陷入虚无主义的泥潭。”www.kj55.comwww.458138.com希望能保持在

------分隔线----------------------------
宝马论坛高手区| 张天师香港马会资料| 小鱼儿马会特供开将结果| 开马结果网站| 彩图东方心经自动更新| 管家婆彩图自动更新图| 香港马会开奖记录直播| 118jk现场开奖直播| 香港特马资料铁算盘| 神算子心水论坛管家婆|